醫院藥房,大剝離!

2018-07-03 10:51:48 221

來源:賽柏藍    作者:半夏


6月28日,浙江醫院三墩院區將開始投入運營。引起筆者重點關注的,是該醫院來自德國設計的黑科技——發藥機器人。

 

據該醫院藥劑科主任透露,現代化醫院藥房需要更優化的解決方案,在這個黑科技的幫助下,可以提高醫院藥房整體工作效率,讓藥劑師團隊價值零差錯,保證患者用藥安全。

 

這給我們帶來一個什么信息?筆者認為,這不僅能醫院通過高科技提高藥房工作效率,還能精簡人員配置,減少藥房成本支出。往更深層次考慮,說到底,還是在取消藥品加成后,藥房變成醫院的成本部門,甚至可能是額外的負擔。

 

醫院藥房變成包袱

 

近日,湖北省衛計委發布《關于進一步做好全省基層醫療衛生機構藥品供應保障工作的通知》。

 

在“完善藥品采購途徑”的內容上,以下信息引起了筆者的關注:

 

推進醫藥分開,門診患者可以自主選擇在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或零售藥店購藥,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不得限制門診患者憑處方到零售藥店購藥,也不得指定患者到特定零售藥店購藥。具備條件的可探索將門診藥房從醫療機構剝離。

 

實際上,早在2017年2月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《關于進一步改革完善藥品生產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見》中及明確提到,推進醫藥分開,具備條件的可探索將門診藥房從醫療機構剝離。

 

有業內資深人士曾向筆者表示,一個年銷售額1億元的醫院藥房,每年的運營費用需要300萬元左右。

 

此前,據健康報報道,東部某省份一家年收入接近8億元的縣級公立醫院,藥房一年的運行成本是1200萬元。該醫院從2013年開始取消藥品加成,每年因此損失的收入達5000萬元左右,調整醫療服務價格、政府財政投入,把各種來源的補償經費全算上,醫院仍然有大約2000萬元的“窟窿”需要自己填。

 

北京大學醫藥管理國際研究中心管曉東博士表示,“從理論上講,藥品銷售額越大,所帶來的存儲、人力等成本就越大,虧損就越大,醫院藥房一下從利潤來源變成了成本包袱?!?/p>

 

因為醫院藥房不盈利,甚至是在“燒錢”,所以對于醫院來說,如何盡快的把這燙手的山芋遞出去,顯得尤為重要。將藥房從醫院剝離的做法,也逐漸在大大小小的醫院涌出。

 

多地試點藥房剝離

 

事實上,早在2015年,北京就建議社區醫院逐步推進社區藥房分離。藥品的采購和供應將由商業公司處理,同時支持第三方使用電子商務來滿足社區居民的藥品需求。

 

具體操作模式是醫院與商業公司簽訂了協議,取消醫院的藥庫和藥房,成立藥品配送中心,通過信息化手段,建立“虛擬藥庫”。醫生通過互聯網可查看該配送中心的所有藥品儲備情況,并根據患者需求開具電子處方。

 

更早前,據媒體報道,在2005年上海海江醫院就破天荒地關閉了醫院藥房,專事診療,賣藥則由從社會上引進的平價藥店擔當。病人拿著處方,可到醫院內的“開心人”藥房購藥,也可以到其他任何地方購藥。

 

除北京、上海外,多地醫院也做出了門診藥房剝離的嘗試。如2017年初,廣州婦兒中心分別將婦科門診用藥和成人門診用藥剝離到社會藥店。此外,成都市也已開始試點剝離社區醫院藥房。

 

醫藥分開的阻力

 

據不完全統計,截止目前,湖北、江蘇、安徽、福建等17省市已發文鼓勵推進“門診藥房剝離”,促進醫藥分開。

 

有業內人士表示,把藥房徹底分離到醫院外,醫院和藥店是兩個不同的經營主體,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醫藥分開。

 

據健康報報道,北京大學醫藥管理國際研究中心史錄文教授表示,像廣州婦兒中心這種,作為門診藥房的延伸不對外零售,同時處方權和費用收取仍保留在醫院,說明這家院外定點定向藥店并未能完全承載醫院的門診藥房服務,目前的醫藥分開僅是一種不完全的物理剝離模式。

 

他認為,現有制度條件下,剝離門診藥房、實現醫藥分開的另一大障礙來自醫保報銷。各地具有醫保定點資質并能實現即時結算的社會藥店太少,即使真正剝離醫院門診藥房、完全實現處方外配,也沒有足夠的藥店承接這些醫保處方。